汤姆视频
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
欢迎观临汤姆影院!最新域名:https://app.tom269.com
登录 |  注册
***
  • 个人钱包
  • 今日签到
  • VIP投稿
  • 我要赚钱
  • 登出
帮助中心
返回顶部
汤姆视频
最新网址
https://加载中...

您目前还未开通会员
成为VIP享受更多观影特权

开通VIP
×
×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色小说 > 古典武侠 > 侠女故事
侠女故事
时间:2019-12-13 12:52:38

七个如花似玉的江湖侠女:诸葛神女、桃花仙女、飞天侠女、白衣龙女、紫衫玉女、东瀛魔女、散花天女,她们分别有哪些难忘的经历呢……

蠕动,蠕动……

昔日威震江湖的「白衣龙女」夏宛君,此刻被反缚在一张雕花大床上,她的双脚被一左一右捆绑在床尾的两侧,乌黑的长发被绾成一緺拴在床头,整个人都被紧绷绷地缚在床上,动弹不得分毫;嘴巴里堵满了棉丝,外面还被一根丝带紧缚着,她愤怒地「唔唔」闷叫着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她的长剑、镖囊和浑身上下的衣裙都被解去,此刻只穿着一个贴身的红肚兜和一条短纱裙,赤裸着雪白的大腿和臂膊。一根根拇指粗细的麻绳像毒蛇一样紧紧勒在她的手臂和腰身上,将她缚得一动也不能动,这位江湖侠女现在能做的,只有无效地蠕动,蠕动………

而此刻,她的亲妹妹,号称「紫衫玉女」的夏婉玉,就趴在她的身边,看着姐姐被如此野蛮地捆绑,却无可奈何,因为她更惨,她被四马攒蹄地捆成了一团,双手五花大绑在身后,双脚被反扳到臀后交叉绑起,和双手捆在一块儿,再被一根吊绳拴在了床顶。而且她已经被扒光了,除去了所有的衣裙,浑身上下一丝不挂,精赤条条地卧在姐姐身边。她的嘴巴里塞了一个鸡蛋大小的麻核桃,一张樱桃小嘴涨得鼓起来,憋得满脸通红,自然是一个字也说不出。姐妹俩一个仰卧着,一个俯卧着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谁也不能救谁。

夏宛君乃是剑仙独孤红的亲传弟子,剑法出神入化,江湖上少有对手,怎会被摆布得如此狼狈?夏婉玉自幼修习「玉女神功」,身轻如燕,可以登萍渡水,踏雪无痕,这样一位轻功超绝的侠女,怎么也会被生擒活捉?原来,夏宛君是受师父所托,潜入黑鹰堡搭救落难的忠良义士江廷敬,不料却被发现,落入重重埋伏。黑鹰堡高手如云,夏宛君武功虽高,奈何寡不敌众,一番激战之后,终于力尽被擒。夏婉玉得知姐姐被擒,赶忙来救她,趁夜黑风高众护卫熟睡之际,正要把姐姐救出密室,却中了黑鹰堡主布下的机关,被一张从天而降的金丝大网裹在里面。这金丝大网柔韧无比,刀剑难断,越挣越紧,夏婉玉纵然轻功无双,却也逃不出这阴险的罗网,结果和姐姐一样,也落入淫贼的手中……

∩怜姐妹俩双双被擒,夜行服被强行剥去,捆绑在黑鹰少堡主的卧室大床上,单等着少堡主回来戏耍。黑鹰少堡主早上出去打猎,归来时听说擒住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侠客,不禁喜出望外,换上亵衣,就向卧室里兴冲冲走来。

正在两姐妹裸身被缚、苦苦挣扎之际,只听卧室门「吱呀」一响,姐妹俩循声望去,见一个公子打扮的年轻人走了进来。「唔唔!唔唔唔!」两姐妹一看进来一个男人,羞不自抑,像鳗鱼一样拼命蠕动起来。公子淫笑着走到床前,贪婪地盯着夏宛君的脸庞,慢慢看到她高耸的酥胸、苗条的细腰和丰满的大腿,不禁心花怒放,俯上前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。夏宛君愤怒地把脸扭到一边,不想让这个淫贼亲到,不料少主竟伸出双手,变本加厉地解开了夏宛君的红绸肚兜。夏宛君只觉胸前一凉,红绸肚兜已被恶贼解去,她那高耸的双乳赤露在恶贼面前。
夏宛君羞得满脸通红,双目紧闭,但她的表情更激起了少主的淫欲,少主伏在她的胸前,允吸着夏宛君的乳头,滋匝有声。

夏婉君乳房被触,羞恨难当,只恨手脚被绑不能反抗,只能任由着恶贼凌辱。
她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,身子象鳗鱼般扭来扭去,一张俏脸早已羞得如海棠花一般。

黑鹰少主上面亲着、摸着,下面也不闲着,他用一只手不紧不慢地揉搓着夏婉君的乳房,另一只手顺着夏婉君的肚皮就向她的小腹摸去……

夏婉君感到对方的手像毒蛇一样侵入到自己的腹下,而自己的双脚却被他绑在两边,双腿叉拉着怎么也合不拢,急得她双腿乱挣,腰身猛扭,试图用最后的力量来摆脱这淫荡的魔手;可她这样做完全是徒劳的,少主的手已经插进了她的裙内,朝着她的桃源猛抠进去……

「唔呣!——」夏婉君像一条垂死的鱼般猛地把身子弓起,用尽最后的力气拼命挣扎了一下,随即像个泄了气的玩偶般软了下来。她小声地呻吟着,美丽的大眼睛里泪水夺眶而出。

夏婉玉在一边趴着,看到姐姐的私处被抠,急得她摇头摆脚,愤怒地呜呜哼哼着,身子一弓一弓地想挣脱绑索。毕竟她从小和姐姐一起长大,她宁死也不愿看到姐姐受辱。

夏婉玉的一双莹白如玉的小脚被绑在臀后,在少主面前晃来晃去,似乎激起了少主的兴趣,少主吐出夏婉君的乳头,抬起头凝望着夏婉玉的赤脚,说:「小姑娘好漂亮的脚。」

「唔呒!」夏婉玉扭过头瞪了少主一眼,恨恨地把头又扭回去。

少主一骗腿爬上床来,跨过夏婉君,伸手捉住夏婉玉的两只小脚抚摸着。
夏婉玉摆动着脚丫,想把脚抽出来,但却办不到。

夏婉玉的脚丫柔软而腻滑,不盈一握,少主摸得起兴,把吊绳松了,盘腿坐在床里边,直接把夏婉玉翻了个个儿,横抱在怀里轻薄起来。

一丝不挂的夏婉玉,被四马攒蹄式地捆绑着,手脚都背到了身后,酥胸和小腹被迫挺起,亮在少主面前,更有一番说不出的娇媚。她比姐姐小两岁,两只乳房也似乎小了一圈儿,但却更为精致圆润。少主用手轻轻一捏,夏婉玉就忍不住大声哼哼起来:「嗯——嗯——嗯咛!」

少主把小美女软玉温香抱满怀,身边又躺着个秀美绝伦的大美女,姐妹俩任由摆布,岂不淫性大发?他一会儿亲亲夏婉玉,一会儿摸摸夏婉君,不到一炷香功夫,把这两个侠女从头到脚都摸弄了个遍。夏家姐妹都被绳捆索缚动弹不得,虽然心里已经是羞恨欲死,但却不能做出半点反抗。

(2)大理公主篇

正当黑鹰少主春风得意之时,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!

「谁?」少主不耐烦地问道。

「老爷有令,让少爷马上到书房去,说有极其重要事情交代!」

「回老爷,就说我睡下了,明天再说。」少主一边敷衍着,一边继续向夏婉君的腹部摸去。

「不可,老爷说睡下了也要喊醒,小的不敢去回。」

少主恋恋不舍地从姐妹俩的身边爬起来,啐了一口:「算你们走运,给我乖乖地在这儿躺着,等我回来再好好玩你们!」说完少主穿上衣服,悻悻地走了。
密室的铁门被「咣当」一声锁死了,只留下一丝不挂的姐妹俩躺在床上挣扎着。

黑鹰堡书房内,红烛高烧,坐着一个高大威严的老人,正是黑鹰堡主林天南。
少主匆匆赶来,向父亲躬身行礼。

林天南「哼」了一声,说:「我得到一条密报,大理国的一伙忤逆要在明日卯时从天王岭路过赶往登州,其中有个亡国的公主乃是朝廷通缉的要犯,我要你马上带人去天王岭埋伏,明日把她们一举抓获,解往京师。我已和魏公公说好,让他在圣上面前好好举荐你,将来封官进爵,前程不可限量!」

少主不情愿地说:「既然是朝廷通缉的要犯,让六扇门的人去抓就是了,我们黑鹰堡凑什么热闹。」

林天南骂道:「好个不知进退的畜生!让六扇门的人去了,还有我们黑鹰堡的功劳吗?快去,我让花小虫和华铁虎一起跟你去,多带弓弩药箭,务必生擒叛党!」

少主见老爷生气了,赶忙告辞前去准备。

天王岭,山高林密,浓雾弥漫山间,不时传来一声声怪鸟的啼叫。

少主率领二十名弓弩手埋伏在山坡,已有两个时辰。

露水打湿了他们的衣衫,此刻虽是初春,但依旧夜凉如水,已经有属下开始抱怨。

山下的小道上还是寂静无比。

忽然,两个白衣人从转角处走了上来。

花小虫笑道:「来了!我们何时动手?」

少主说:「等等!这是前面探路的,正点子还没到呢!听我号令!」

两个白衣人蛇行鹤伏,侦查了一番,觉得没有危险,学了几声鸟叫,后面走来了一对人马。她们大约有十几个人,围成一个半月形,簇拥着中间的一匹白色骏马,马上坐着一个身材娇小的白纱蒙面女子,正在四处张望。

「注意不要射到骑马的女子,要捉活的!一、二、三,放箭!」

霎那间,乱箭如雨,白衣人射倒了几个,其余的用武器拨打着箭矢,护住公主。

ˉ马长嘶起来,人立而起。

白衣人退回到林中,以树木为掩护,意图突围。

「杀呀!捉住乱党有赏!」华铁虎抄起霹雳棒,带领着一班刀斧手向树林里冲去。

花小虫率领弓箭手阻住她们撤退的道路。

只听刀剑碰撞之声和几声惨叫,冲进树林的人竟然没了动静。

山林中死一般的寂静,只有风吹动树叶的声音。

一股烧草药的味道从树林里飘荡出来,树林间烟雾缭绕。

华铁虎跌跌撞撞地从树林里撤出来,骂道:「奶奶的,有妖法!」

一个白衣女子追上来,一刀向华铁虎劈去。

〈似万夫不当之勇的华铁虎竟然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。

少主端起弓弩,一箭射去,白衣女子应声而倒。

「大家屏住呼吸撤回到山顶,可能有瘴气!」少主听父亲说过,苗人有一种毒药叫做瘴毒,中者会失去行动能力。大理国位居天南,和苗人所居之地甚近,也许这位公主是用毒的好手?

双方僵持着。少主畏惧瘴气,不敢冲入树林;大理人畏惧弓箭,不敢冲出。
少主向花小虫耳语:「你带几个人去把那几个射倒的尸首搜一搜,那些人身上应该有解药。」

花小虫带人找扎利落,如星丸跳掷般飞去。

片刻,花小虫回来了,拿回来几支药香和一个紫色的葫芦,葫芦里边有些黑色药丸。

华铁虎服下后,顿时生龙活虎起来。

少主大喜,将药丸与众人服下,吩咐如此如此,众人各持兵刃,冲入树林。
刚到树林中,众人就脚步虚浮,东倒西歪。几个护卫在公主身边的白衣女子见状,赶忙冲上来要结果了他们的性命,不料刀斧手突然反抗,打落了女子的兵器,将众女一一杀死。

公主一看不好,拨马要逃,无奈马在林中无法疾驰,只有下马步行逃走。
跑了几步,却被花小虫截住。公主绝望地转过来,从袖中拔出一把弯月形小刀,朝少主刺去。

少主闪身避开,公主势如疯虎,弯刀如霜雪纷纷,连环击出,欲待夺路而逃。
公主刀法精湛,少主一时间竟然看不出有什么破绽,只能连连后退。

公主一声娇叱,窥个机会冲出包围,正要遁去,不料脚下一根藤条绊住,摔倒在地。她刚要爬起来,几把尖刀已经压在了脖颈上。

公主反手握刀朝自己胸口扎去,意图自尽,少主哪能让她得逞,一把就将弯刀夺去。

花小虫和华铁虎一左一右扭住公主的双手,反扭到身后;少主伸手要揭去公主的面纱,公主怒极,身子一挺,双足连环踢出,向少主小腹踹去。

少主哈哈大笑,说道:「落入我的手中,还想反抗?」说着按住公主的双足,捺在胯下用双腿夹住,让她的双腿蹬动不得,然后揭开了公主的面纱。

公主「嗷」地一声,把头扭转过去,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容颜。

少主托住公主的下巴,将她的脸蛋硬生生掰回,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,被公主的气质惊呆了。

公主明眸皓齿,美艳不可方物,她那眉目之间,更是秀美脱俗,宛如天人。
正在少主看呆了的时候,公主一低头,一口咬住少主的手。

「啊——」少主疼得直叫,花小虫赶紧卡住公主的脖子,用力捏开她的嘴巴,少主才把手抽出来。少主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手指,骂道:「把这个蛮妞儿扒光了,给我绑了!」

花小虫就等着这句话,一听见少主吩咐了,马上开始疯狂地撕剥公主的衣裙。
公主用蛮语怒骂着,拼命反抗着,但却双拳难敌四手,衣衫如裂帛般撕得粉碎,一双椒乳赤露出来。

华铁虎解开了公主的腰带,剥去了公主的长裙,在众人的淫笑声和公主的叫骂声中,大理国高贵的公主被剥得精光………

她那雪白娇美的身子在松林间的落叶中无助地蠕动着。

天地间回荡着弱女子无奈的呼救声。

(3)神秘道姑篇

大理公主正要受辱之际,突然从树林外传来一声呵斥:「太平世界朗朗乾坤,你们这群狗贼竟然在此欺辱良家少女,天理不容!」

众人循声望去,见从树林外飘然走来一位出家人打扮的女道姑,她头戴逍遥巾,身披鹤氅,足蹬白色云袜,八搭麻鞋,肩背宝剑,手执拂尘,仿佛一位飘然出尘的仙姑。

道姑双目如电,冷冷地审视着众人,她年龄不大,大约只有十八九岁,但她却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,让众人都有些害怕。

少主壮起胆子喝道:「何方妖道,敢管大爷的公务?这蛮妞是朝廷要犯,我黑鹰堡奉旨捉拿,你要是胆敢阻挡,就将你一并擒了,交与朝廷发落!」

道姑双眉一竖:「你是黑鹰堡的人?」

少主得意道:「正是!知道厉害了吧?」

道姑追问道:「我师姐白衣龙女夏宛君可在你处?」

少主哈哈大笑:「夏宛君已经被我剥得光光的,眼巴巴地被绑在床上等我回去调弄她呢………」

道姑怒骂:「去死!」

她抽出宝剑,剑出如电,直取少主的面门。

她出招奇快,让人措手不及,少主躲避不及,头巾被削去。华铁虎和花小虫各挺兵器迎战,不及三合就被打翻在地。

少主一看不好,飞身就逃,道姑追出几步,将手中宝剑掷出,差点把少主钉在树上。

少主头也不回地箭一般跑了,他轻功极好,这道姑追赶不上,只得将宝剑拔下来,返回林中。

华铁虎和花小虫也作鸟兽散,树林里只留下赤身裸体的公主。

公主仿佛看到了救星,赶忙跪倒在地,感谢救命之恩。

道姑搀扶起公主,在地上捡起她的衣服,替她披上。公主双手抱胸,止不住地发抖。

道姑叹了一口气:「也罢,你先跟我回道观换身衣服再说吧。」

青云观里,公主躺在床上,昏昏沉沉地睡着。

也许是受了惊吓,她一回到道观就发起了高烧。道姑给她熬了草药服下,让她睡在自己床上。

夜已三更,公主睡得很沉,但道姑却辗转难眠,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她朦朦胧胧中闻到一股奇特的香味,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

等到她恢复意识的时候,只觉得双臂酥麻,双脚难蹬,四肢麻木难禁。一只手在自己的胸前、小腹上抚摸着,一直摸到自己的腹下。她下意识地想反抗,身子却动不得分毫。她猛然惊醒,欲待扭身坐起,才知道双手已经不知何时被反绑在身后,双脚也被绑在了一起,整个人被人家绑成了一只大粽子。她睁眼一看,见眼前站着一个黑衣人,正是少主的爪牙花小虫!而公主也已被再次脱光,五花大绑地被绑在一边,昏睡未醒。

「无耻!」道姑破口骂道:「用迷香暗算我,算什么本事!」

「嘿嘿嘿!」花小虫得意地扬起手中的半截药香:「这还是从蛮妞的手下那里搜来了,没想到让你这贼道姑给尝了鲜!怎么样,这瘴毒的滋味不错吧?」
「呸!」道姑愤怒地咒骂着,像鳗鱼一样蠕动着身子,想挣开在睡梦中被绑起来的手脚。

花小虫得意地笑着,朝外招呼了一声:「得手了,少主请进吧!」

在华铁虎的陪伴下,少主探头探脑地走了进来。

道姑愤怒地瞪了他一眼。

少主有些惧怕地说:「把她的眼睛给我蒙起来,我看到她的眼神……有点怵怵的!」

花小虫扮了个鬼脸:「少主,您也是万花丛里闯出来的人了,江湖上的女侠不知道让您干了多少,这么一个牛鼻子小道姑你怕她干什么呀?我都把她绑得没脾气了!」

少主说:「不知怎么的,我看到她的眼神,就好像剜我心一样,雪亮雪亮的……少废话,赶紧给我蒙上!」

道姑喊道:「怕了我吧?怕我就赶紧给我松绑,我还留你一条活路!」
花小虫扯下道姑的素白腰带,说了声:「松绑?想得美!」说完用布带子蒙住道姑的眼睛,用力地围着脑袋缠了几道,在脑后打了个死结,把道姑的双眼蒙得严严实实的。

道姑什么也看不见了,她摇摆着脖颈,想把蒙眼布摆脱,但这是徒劳的。
众人七手八脚地把道姑按在床上,不知道是谁解开了她的胸围子,又不知是谁揉捏着她的乳房……

道姑大声地咒骂着。

她只觉脚腕一松,脚上的绑绳好像被解了去,她正要用脚用力蹬踹来保护自己,双脚却被两人分别抓住,强行扳开。接着,小腹猛地一凉,内裤也被扒了去,她的阴部就感觉已经亮在了这群淫贼面前。「唔!放开我!!嗷!啊哦!」几双大手在自己的处女之地放肆地抠摸着。

道姑愤恨欲死,她自幼出家在龙门派修行,哪里经受过这种轻薄和蹂躏?如今,动也动不得,看也看不见,被这几个淫贼捺在云床上,双腿分开,衣衫扯去,只有逆来顺受。她感觉一个男性的火热武器逼近了自己的禁区,在外面摩来摩去,她羞惭地想夹住双腿,却无力反抗……

「不,不要,我求你们……」话未说完,她只觉一根粗大的东西直奔体内横冲直撞而来,她凄惨地尖叫一声,清白的身子被少主玷污了……

公主从昏睡中听到了道姑的惨叫,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,只见自己的救命恩人被几个男人按倒在云床上,她的道髻被打散,眼睛上蒙着一根白色的布条,浑身上下一丝不挂,那个曾经劫掠过自己的少主正趴在她的双腿之间,疯狂地一前一后地蹂躏着她,而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,只能任由摆布而不能反抗!公主吓得魂飞魄散,刚要爬起来,才知道自己也已是手脚反绑动弹不得,而且自己也已是身无寸缕……

(4)东瀛魔女篇

在天王岭的截杀行动中,黑鹰少主大获全胜,不但擒获了大理的逃亡公主龙玉妹,还意外地在青云观用苗族瘴香抓获了夏婉君的师妹、还未脱师门的神秘道姑玄仙真,并在花小虫、华铁虎两个属下的协助下把这个冷峻出尘、清纯如冰雪的小道姑给强暴了。

少主押着公主和道姑回到黑鹰堡,一面将她们分别关押在地牢中,派人严加看管;一面去书房拜见父亲,向堡主报喜邀功。进得门来,只见黑鹰堡主正在和一个全身黑衣、东瀛忍者打扮的女子说话。

堡主见少主进来,喜道:「来得正好,这是来自东瀛的伊贺流忍者千叶真一小姐,是扶桑国派来协助我们扫平东林党,共谋大事的。」

那个女子本来背对房门,听到父子的对话,猛地扭转过头来,露出一张狰狞无比的面容!

黑鹰少主吓了一跳,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,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丑陋的脸!
仔细一看,原来这女子是戴着一个黑黝黝的精钢打造的魔鬼面具,面具上青面獠牙,夸张地显示出凶狠无比的表情。

少主放下心来,心中不悦:「什么东瀛忍者,装神弄鬼的家伙罢了。」
女子向少主弯腰一个大躬:「嗨,喔哈呦以马斯。」

她虽然丑陋,但声音却温柔动听。

少主说:「阁下不能把面具摘下来说话吗?」

少女摇摇头,嘴里又嘟囔着什么。

黑鹰堡主说:「千叶小姐自幼就被母亲戴上了这个面具,她的血肉已经和这面具长在了一起,摘是摘不掉了。千叶小姐武功惊人,更是东瀛忍术的高手,云儿以后要多向她请教才是。」

少主暗想:「她母亲给戴上的?鬼才相信。妈妈希望女儿越漂亮越好,哪里有给自己女儿戴上鬼面具的道理。这小丫头分明是暗怀鬼胎,不想以真面目示人。
待我找个茬儿擒住她,给她摘去,看她怎么说。「

少女从怀里摸出一幅画轴,展开出示给少主看:「她的,你的知道?」
少主一看,画上画着一个中年美妇人的头像,她柳眉大眼,英气勃勃,不但俊美绝伦,而且有一种神仙气质。

少主脱口而出:「剑仙独孤寒?」

堡主笑道:「我儿好眼力,这人正是多次暗中保护东林党的玉女盟掌门独孤寒。此妇武功高强,又有几个女徒弟党羽,多次与黑鹰堡和朝廷作对。」

千叶真一突然说:「我要杀了她。这是我的任务。」

堡主说:「千叶小姐这次来中土,就是奉了母亲的命令,杀掉独孤寒,为朝廷除害的。千叶小姐,你若是能取得孤独寒的人头,我向圣上保举你,让你做个大大的官儿。」

千叶真一冷冷地说:「我不要酬谢。我只要完成任务,就回东瀛去。」
少主笑道:「独孤寒的得意弟子夏婉君已经被在下抓住了,现在正囚禁在我的戏花楼密室里,只要将她严刑拷打,不愁问不出独孤寒的下落!」

堡主闻言后双掌一合:「那快去!」

当堡主父子、千叶真一等人赶到密室的时候,只见密室的铁门四敞大开,里面除了凌乱地扔着一些绳索以外,早已空无一人!

黑鹰少主气得七窍生烟,喊守卫来问,守卫只是说前半夜还听见女子的哭声和呻吟,后半夜就没有了动静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逃走的。

千叶真一骂道:「巴嘎!」她身形一闪,只见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,这名侍卫还来不及惨叫,就被劈成了两半!

少主一惊:「你,你怎么能随便杀我黑鹰堡的人?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,要杀也是我动手,哪里轮得到你这蛮妞?」

千叶真一:「不杀掉他,还会有更多的俘虏逃掉!」

黑鹰少主怒喝一声,伸手朝千叶真一的面门抓去。

这是黑鹰堡的绝学——夺命鹰爪手,少主的一击已贯入了十成功力,无异于惊天霹雳。

堡主喊道:「我儿不得无礼!」

⊥在即将抓住千叶真一的时候,千叶真一身子一晃,竟然不见了。

这就是东瀛的遁术。

少主大惊,心里毛骨悚然:「她是人是鬼?」

密室里突然传来千叶真一的笑声,十分凄厉。

少主猛一回头,想看看她是否藏在了自己的身后,不料后心猛地被刀柄打了一下,他的五脏几乎要被打翻了,像个面袋子一样无力地跪倒在地上。

千叶真一用刀压在他的脖子上,说:「林先生,你的儿子十分无礼,我要杀掉他。」

堡主慌忙说:「使不得!千叶小姐,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你看在老夫面子上饶过他吧!云儿,还不快给千叶小姐赔礼!」

少主不服气地想站起来,但雪亮的刀锋就压在他的脖子上,他只好软了下来:「千叶小姐,我错了,我不敢了,饶了我吧!」

千叶真一说:「我去追踪独孤寒了。她的徒弟逃跑后,一定会到她的藏身处去。」

说完她身形一纵,又不见了。

堡主喊道:「千叶小姐,杀了独孤寒后记得回黑鹰堡,老夫给你摆酒庆功!」
少主从地上爬起来,吐了一口血沫,喃喃地咒骂道:「总有一天我找几个人把你轮了!」

黑鹰堡戒备森严,夏家姐妹双双被绳缠索绑,又都赤身裸体一丝不挂,她们怎么逃走的呢?

那日黑鹰少主去截杀大理公主,将夏家姐妹留在密室里。夏婉君双手被反绑,两脚被分开绑在床尾,头发也被挽成一緺拴在床头,自然是半点动弹不得;她的妹妹夏婉玉被驷马攒蹄,但在少主调戏她时把吊绳松了,所以在床上可以来回滚动。夏婉玉来回滚动挣扎着,一点一点的挪近姐姐的头部,用反缚着的双手把姐姐头发上的绑绳给解开了。夏婉君头发被解开后,一挺腰坐了起来,用反绑在身后的双手抠出了妹妹嘴里的麻核桃,然后又摸索着解开了夏婉玉双脚和双手之间的绑绳。姐妹俩终于背靠背依偎在一起,经过一阵艰苦的摸索和挣扎,总算把绑绳给互解开了。解开绑缚后,姐妹俩用床单裹身,用发簪撬开铁门,趁夜逃出密室,又潜入监牢,把受害忠良江廷敬也救了出来。三人从后门翻墙而出,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了龙潭虎穴。

江廷敬说:「黑鹰堡看到我们跑了,一定会在各个路口设卡抓我们,我们还是从山里跑吧!」

夏婉君羞涩地说:「我们姐妹俩衣不蔽体,怎么好和你一个男人同行?江义士,你还是自己走吧!」

江廷敬说:「黑鹰堡主不知从哪里请来了一个鬼面人,要暗杀独孤前辈,现在可能已经动身了!两位请眷赶回师门保护独孤前辈,不要让宵小得逞!在下去了!」

江廷敬一拱手,一瘸一拐地走了。

夏婉玉小声说:「姐,我们到哪儿去弄些衣服穿啊?我们这个样子,一会儿太阳出来了,我们怎么见人啊?」

夏婉君说:「这个是小事,赶紧赶回青螺峰去保护师父是大事!」

两姐妹正发愁,只见远处驶来一辆骡车,车上赶车的人正是江廷敬!他喊道:「快上车,我在前面车马店偷了一辆骡车,我们先回去,完事后我再给他们送回来!」

夏家姐妹大喜,双双一跃跳上骡车,钻进轿帘里。

你还没有登录呢!
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?

确定
取消